莫包切

民胞物与。

艺术拯救人生。
有庄严美丽的日神,也有放旷洒脱的酒神。在二元冲动中探索平衡才是对生命的肯定。

就算人生是幕悲剧,我们也要有声有色的演这幕悲剧,不要失掉了悲剧的壮丽和快慰。

我看到了对人类有些提坦式的爱的普罗米修斯,目睹了过分聪明解开司芬克斯之谜陷入乱伦漩涡的俄狄浦斯,看到了热情的燃烧着爱着恨着的阿尔基洛科斯,在醉中沉沦,体会生存的极乐之感,热情高涨而忘我,彻夜狂欢,痛极生乐。

多说无用,自己看吧。
另,周国平的翻译太好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