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包切

民胞物与。

【王杰希个人向】王杰希和他的家长会

就是喜欢这种敢于选择的人。无论是主动还是被动,每一次选择的勇气都令我敬佩。

長夜:

粮食向。


来,我们来集体回忆一下那些年被家长会支配的恐惧。【不骗你,这篇文章真的超难受】


祝我王生日快乐!千秋万代!一统江湖!万岁!_(:зゝ∠)_


——————————


 


 


王杰希三年的高中只读了两年。王杰希的班主任只见过王杰希的父母三次——高一第一次家长会,高一暑假家访,高二暑假办理休学手续。两年高中,七次家长会,五次是林杰去开的。


 


是在初中升高中的那个暑假,王杰希报名了微草的青训营——十五的人虚报年龄,摇身一变成了整个青训营最年轻的选手。


当然那个时候谁都没理由怀疑王杰希身份信息的真实性。


“十六岁”的王杰希一副少年老成的样子,水平惊人,一副驾轻就熟的样子使得青训营的管理员早早地就把他的情况上报给了林杰。林杰过来看了看,回去后当即叫人事查查这小子是不是别家俱乐部培养多时的“明日之星”闹脾气离家出走来的。他花了一个礼拜就决定要把微草的未来押在王杰希身上,却没想到王杰希给他带来的麻烦至少持续了两年。


 


高一第一学期期末考试考完,王杰希在青训营呆了整整一个礼拜。林杰正想借寒假的机会花点时间让王杰希和方士谦认识了一下,没想到他去找王杰希,倒是后者先开的口。


 


“队长,我们学校周五有个家长会,学生和家长要一起去。”


“哦,行啊,准假。”


“我爹妈不在,队长能不能跟我一起去?”


林杰懵了三秒,打开手机看了一眼日子,然后答应了他。


这真的是一次极其普通的家长会。但因为对象是王杰希,与会的人也不是王杰希的父母,所以对于王杰希和林杰来讲意义都有所不同。


王杰希的父母是否真的有事,林杰暂且没有查证。彼时的林杰正一心一意巩固王杰希与微草的阶级情谊,所以细节不重要。不过等林杰到了家长会,他就基本知道事情是怎么回事了。


 


“请问您是……?”


 


“陈老师好,我是王杰希的叔叔。……啊,我姓林。王杰希的——妈妈……啊对,他妈妈出差了,所以就由我来了。”


 


王杰希转过头,好像刚才那个默默对着自己的“叔叔”做口型的人不是他一样。


 


“哦——这样啊。其实今天主要是要跟家长沟通一下王杰希的学习问题——”


班主任并没有一下子把话说完,转过椅子翻起了成绩表。林杰瞥了眼王杰希,颇具威胁性的眼神中又有一种“你小子要是在学校的表现也有你在训练营里的表现那样让人省心就好了”的无奈。


 


“是这样的,王杰希的成绩还不错……”林杰没有想到,班主任接下去的话并不如他想得那般难听。


“——只是偏科太严重。”


 


“偏科?”


 


“嗯。从开学到现在王杰希的理科成绩一直是年级里名列前茅的,但是这个语文啊……一直不及格。”


 


语文?


提起语文,林杰脑子里一瞬间记得起来的只有什么“比喻”、“拟人”、“排比”、“生动形象”、“具有音韵美”之类的套话。语文,一门神奇的学科——考高分难,考不及格,也很难——次次都不及格,更是难上加难。


林杰脑子里这么想着,表面上只是不住地点着头,对着班主任微笑,微笑,再微笑。


班主任把卷子递给他,他看了一眼,从某种意义上讲,王杰希真的是奇才——答题纸的横线被写得满满当当。


 


“一道问‘这瓜甜得发咸’有什么作用的题,他的回答是:生动形象地体现了白兰瓜蕴含在糖分里的盐分之小,体现了发现这一真相的作者的睿智。侧面体现了白兰瓜在培育的复杂……林先生,你自己看吧。”


林杰只好尬笑着,默默地接过老师递过来的正卷与成绩条。


 


“杰希啊——这好像……不是认不认真读题的问题吧。”


是你脑子有问题吧?


 


“我是教英语的,但就算是这样我也知道……这样的语文卷子——是不正常的。他的作文——尤其是语文作文,经常一下笔就开始跑火车,英语阅读有的时候也会选出十分离奇的答案。”


 


王杰希低着头,看地板,还是不说话。林杰倒是暗自庆幸着,幸亏班主任不是教语文的。


 


“我们王杰希在理科上的优势其实很大,数学老师和理化老师都说,有的时候他做的方法老师都不一定想得出来。但是毕竟我们最后的目标是高考,语数英你总不可能只考一门数学的吧,说到底这还是个态度问题……”


 


林杰在一边“是是是”、“对对对”,反观王杰希,低着头,嘴巴死死地闭着。


果然,这个打法随性的魔道学者在现实生活里也不是什么安分的主儿。理科随性发挥,文科就一塌糊涂,林杰扪心自问他怎么对此一点都不觉得意外呢。


 


“对,老师说得对。他连那几个英语单词都背得出来,自己的母语没道理学不好啊是吧。啧,王杰希你别低着头啊,倒是说句话,给老师表个态。”


 


“……嗯。”


林杰拍了拍他的肩,看样子入戏得很。王杰希心底翻了个大白眼,抬了头,认认真真地“嗯”了一声。


 


之后的大部分时间,基本就是在陈老师单方面的说教,林杰的客套,和王杰希时不时的“嗯嗯啊啊”中过去了。


他们从学校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晚,晚高峰如瘟疫一样散布到了整个北京城。


无论斗转星移,时过境迁,有些剧情,有些套路,总是长盛不衰,总是屡见不鲜,比如——


“王杰希其实是个很聪明的孩子。”


“王杰希的其实很有潜力,进步空间也很大。”


“怎么样啊王杰希?你这个寒假自己有什么打算啊?”


 


有什么打算,能有什么打算?


当然是玩荣耀,练级,去训练营找几个能打的……他跟老师说他寒假要干啥来着?


忘了。


“你寒假真的要去补课看书刷语文?”


他们走在街上,紫色的烟霞已沉入了车水马龙里,霓虹渐起,到处都是不停歇的川流不息。


哦,原来刚才说的是补课看书刷语文。


王杰希突然恍然大悟,却只是把自己的围巾拉得更紧了些。他也不好跟他的林杰叔叔说“不我压根没想着学习”,但另一方面,承认了就等于放弃了大部分寒假青训营的计划。


“还没想好。”


“还来青训营吗?”


王杰希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林杰没有继续深究下去。


训练营报到的第一天,王杰希还是来了。


 


 


王杰希的高一第二学期第一次家长会,依旧是林杰去开。王杰希美其名曰:老师肯定要问一下家长寒假都干了点什么,我寒假干了什么队长最清楚。


林队信了,又去了一次。出人意料地在班主任表扬寒假作业交得特别齐的名单里听到了王杰希的名字,这才想起寒假末王杰希每天耗时特长的热身和尤其僵硬的手指。想寒假的时候方士谦还问王杰希是不是小小年纪关节硬化,王杰希说天太冷,手太僵。现在看来,18张卷子,两本练习册,外加英语报纸……王杰希是干了什么才把手搞得那么僵的昭然若揭。


“询问家长孩子寒假都干了什么”这一环节结果并没有出现,倒是物理老师特地找到林杰,说有个全国竞赛希望王杰希能参加一下。


林杰把话如数转达给了王杰希,至于那什么竞赛参不参加就是王杰希自己的事情了。


 


 


第三次,比较始料未及,王杰希十分坦诚也可以说是十分厚脸皮地地拿着他的期末成绩单去跟林杰说:队长再帮我去开次家长会吧,你不帮我我大概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林杰语重心长,又极其严肃地把队长的架子摆了出来,跟他极其看重的这位人才说:杰希你这样不行的,我能帮你去一次两次三次我不可能一直帮你去,而且你的父母不知道家长会的事情吗?如果你真的想往职业电竞的道路发展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你要分配好学校的事情和俱乐部只见的时间和精力。


王杰希沉思了许久,然后说:嗯。


 


林杰的语重心长好像剑客的剑全都刺在了棉花上。棉花痛不痛剑不知道,但如果剑打一开始就没希望让棉花痛,那还刺它干什么呢?


 


全国物理竞赛,王杰希拿了个二等奖,他高考自招的路应该已经打通。林杰也是听班主任在家长会上表扬了才知道的。但语数英三门等地DAC的现状仍使得他的学习之路暗藏杀机,一下子让局势变得也没有那么明朗了。


年前那次家长会,他和王杰希从学校走出来,漫无目的地在街上找吃的,最后还是在麦当劳潦草地解决了。林杰问他奔波于学校、家和俱乐部之间会不会累,王杰希过了好半天,啃着薯条给了他一个乍一听文不对题的回答。


“没关系,睡得最多的课考得最好。”


睡得最多的课考得最好,但不代表考得最好的一定睡得最多。所以王杰希在语文课和英语课上从不睡觉,但他打游戏时候也是极其清醒的,这么一来,精力突然就神乎其技地平衡了。魔道学者是最清楚等价交换原则的……我的意思是说,有些课总要被献祭。


 


家长会上,班主任花了二十分钟讲高二选科和分班的事情,林杰开完会回来却只是QQ上跟王杰希说:你们陈老师说高二选科可以考虑起来了。


说林杰没那么点私心是不可能的。林杰无比确信王杰希即是微草夺冠之路的必要条件之一,但他也没想逼着王杰希作出决定,他毕竟只是个孩子——一个高中生,一个再普通不过的高一学生。


摆在王杰希面前的有两条路,选哪条,怎么选——谁都不能、也无权帮他做出决定。


不过他还是接了一句:你们老师说选科要根据你的职业规划来。比如学医的最好加生化……这个样子。


——你以后想做什么?


他想了想,还是把原来打到回复框的疑问句给删了,换成了一句——“我只是转达。”


 


暑假的时候,班主任来家访,突如其来的那种。


老师来的时候,暑假已经开始十几天了。王杰希好巧不巧正好在家,打荣耀,作业一笔没动。


耳机里方士谦的垃圾话不绝于耳,期间还时不时夹杂着问他怎么不来俱乐部的质问。


“外面好热啊——不想出来啊……你不如把训练程式发我一份吧。”


 


“王杰希!!!”


他话刚讲完,隔着耳机就听到了一阵熟悉的暴吼,隔音效果甚好的耳机瞬间就被拽离了头。


 


“陈老师都来了你还在打游戏,打打打打什么打!都马上要高二了你还打游戏!”


 


不,妈,你不吼出来陈老师可能还不知道我在打。


 


王杰希慢悠悠地起了身,捂住了耳朵,目不斜视地无视了坐在客厅的陈老师,去厨房准备给老师端茶送水。


 


之后的“三方会谈”又是老样子。王杰希低头看地板,自家母上大人和老师聊得欢,他在一旁只有点头、微笑、“嗯嗯啊啊”的份儿。明明不想说话,自家老妈却总会“王杰希你别老让我们说啊,我清楚有什么用,你表个态啊”,话筒就被莫名其妙地伸到了自己面前。


不过,这都是从小学开始年年都经历过的剧情,不足挂齿。


唯一值得介怀的是把班主任送下楼时班主任问他是不是在打游戏,王杰希不好否认,班主任也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少打为好。


女老师撑着伞的身影,就这样踏着七月翻滚的裙边,渐渐走远了。


班主任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过完这个暑假就高二了”,让王杰希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如同隐藏在密林中的Boss一样正向自己奔袭而来,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蝉鸣,蝉动。翅膀掀起的风都是热的,让人的脑子怎么都转不动。


要是回去跟老妈说自己想休学去打职业,肯定会被打死吧……


微草那边,看来,尤其是林队,对他已经是寄予厚望,甚至把方士谦拖过来陪他打;经理也找过他,不是没跟他提过进战队的事情……


要是先斩后奏呢?


……说不清会不会是自己先被斩了。


 


王杰希把垃圾袋的口扎紧,站在距离垃圾桶三米开外的地方,如魔道学者扔熔岩烧瓶一般把垃圾丢了进去。


“咚——”地一声。


一颗躁动的心如垃圾般沉入箱底。


 


 


第二赛季开始的时候,王杰希高二,方士谦出道。


微草客场对战皇风大比分获胜,方士谦一战成名,王杰希一点都不意外。


大晚上的,方士谦打来电话,问他出不出来吃饭,算作帮他首战告捷的庆功。王杰希人在食堂,百无聊赖地戳着餐盘里砖一样烧得米糕一般黏糊的饭块,说“不行,待会儿还要晚自习”。


“晚个屁的自习,你可不就睡觉么。——队长!队长!你请个假让王杰希出来跟我们吃饭好不好!”


王杰希挂了电话,任由比自己大两岁的人跟林杰胡闹。他没想到的是,林杰真的遂了方士谦的愿。


 


“比赛看了没?”


“看了。”


“怎样怎样,劳资帅不帅!”


“帅帅帅,就你最帅,上场就往前死命冲,本场胜利一半功劳都归功于微草的守护天使上来就把对面给吓傻了。好了你闭嘴了我吃完饭还要回学校呢。”


“诶队长,你看看他!我们好不容易把他从学校捞出来他就这么张脸对我。”


 


没有人计较王杰希在封闭式管理的学校里是怎么看比赛的。如今能坐在一张台子上吃饭的面孔都已经把王杰希认作了自己人,所有人都相信王杰希迟早是要进微草的,只有王杰希自己心里犹疑不决。


 


王杰希磨磨蹭蹭地挪到林杰边上,面无表情地盯着他,面无表情地盯着——盯了林杰好久,盯到他毛骨悚然了,后者才反应过来。


啊——那熟悉的神情!


 


“……你不会——”


王杰希点了点头。


 


“王杰希你可过分了啊!事不过三啊事不过三,我一二十一世纪的大好青年自己女朋友还没找着成天跑过去给你当爹——”


“是叔叔。”


“一样!”


 


不一样……


 


“哦?队长喜当爹?恭喜恭喜啊。”


“滚滚滚。”


“难不成——大眼儿是你的……”


“小小年纪,身世如此凄惨,竟然还不能随父姓——”


“哇靠那他的大小眼遗传得谁?”


 


凑过来的队员们七嘴八舌地议论着道听途说来的只言片语,只看到林杰的脸色越来越僵硬,王杰希心中暗道“大事不妙”,眼看着忽悠林杰帮他去开家长会的希望愈发渺茫,他对此却束手无策。


终于,林杰怒拍了桌子。杯子和碗筷清零哐啷地一向,桌板一震,才让所有人都闭了嘴。


 


“王杰希又不敢叫他爹妈去开家长会了。”林杰义正言辞地说完,回过头,又问王杰希,“你这次语文又考了多差?”


 


“差点及格……”


“差点?”


“大概……八九分?”


“好啊,四舍五入就是个满分!加油吧少年,我相信你可以的!”


林杰拍了拍他的肩,但是表情并没有他说得那么令人信服。


 


“王大眼你可以的……我小时候语文再差也没不及格过。”


“你这种学历只能算到初中的跟人家高中生比?”


 


“主要是——”王杰希开口,但显然大部分人都在扯皮,没有人在听他说话。


“这事被我妈知道了,她会收我电脑——而且我想打职业的事情就更没办法跟她提了。”


 


这可不,杀手锏都拿出来了。大部分人只听到了后半句,但这也足够了。


 


“队长,要不你就……帮帮他?”


王杰希站在一边,一副认错乖孩子的样子盯着地面。那样子林杰见过可不止一次,就是应付“三方会谈”时的专用认怂姿态。


“靠,王杰希,最后一次!”


 


 


第四次,林杰还是妥协了。 


他不紧张,王杰希的班主任看着他的成绩紧张,连带着王杰希也紧张。


“数学拉平均三四十分,另一门理科再拉三四十分,结果语文一下子就拉回来一半,这英语再拉一拉,优势就全没了。王杰希现在这个情况要去参加高考还是很危险的……当然——林先生也不用着急,我们毕竟还有两年的时间,只要他自己肯努力——”


 


——那就是微草的一大损失。


当然林杰自然不会跟班主任这么说。


 


“对对对,杰希他就是不够努力。”


林杰点着头,心里的算盘打得噼里啪啦震天响,却只是依例微笑,微笑,再微笑。


 


“怎么样?”


他走出办公室的时候,王杰希站在办公室门口不远处的楼梯边等他。家长会放在礼拜四,王杰希就算要回家也要等到明天。


 


“来微草打职业吧。”


王杰希猛地转头,看着林杰。他只是不明白林杰怎么突然提及这件事。


“还是说你真的准备考大学?……我看你们班主任还挺喜欢你的,好像不准备放你走。”


 


王杰希跟着林杰走了三层楼都没有回他的话。


 


“我不知道。”


年轻人的日子总是过得浑浑噩噩,大部分人拿考试当做阶段的标志。从当下到下一次大考的时间,又能被分割成许许多多的小考试,日子就可以这么一段一段地混下去。不同的人混日子的方式各有不同,像王杰希这种,就是混日子一不小心混出名堂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


 


——才能跟我妈开口,才能踏出走向职业的第一步,才能放弃自己十几年为之奋斗的一切,转而走一条自己先前从未走过的、也不知通往何方的路。


 


王杰希没有说出来,林杰却很明白。他明白,但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将手按在了王杰希肩头,一言不发地向前走。


 


 



 


【微草-方士谦】:王大眼,你妈是不是不同意你打职业啊。


 


【王杰希】:我怎么不知道?


 


【微草-方士谦】:队长今天突然来问我,我当初是怎么说服我爹妈放我辍学来打职业的。


 


【王杰希】:你怎么说服的?


 



 


方士谦并没有发挥职业选手的手速秒回他。QQ上那栏“对方正在输入……”翻来覆去地闪。


 



 


【微草-方士谦】:叫我声爸爸我就告诉你。


 


【王杰希】:你怎么不去死呢?


 



 


宿舍熄灯的铃响了,王杰希忙不迭攥着手机爬到了床上,头闷在被子里继续打字。


 



 


【微草-方士谦】:我是先斩后奏的。:)


 


【微草-方士谦】:我爹知道后差点气背过去,不过我把薪资合同给他看了一下以后


 


【微草-方士谦】:他马上就闭嘴了。


 


【王杰希】:你退学你爸妈之前不知道?


 



 


“对方正在输入……”又持续了好久。


 



 


【微草-方士谦】:我在你这年纪的时候已经大一了,老佛爷和皇太后鞭长莫及。


 



 


王杰希关了手机,然后深叹了口气。


 


他思考了一个晚上,思考出的结果是——想要搞定一个礼拜有五天见不到面的父母,不如先说服自己的班主任比较靠谱,所谓远水不救近火,可是要怎么说服班主任又是个艰巨的问题。


 


陈老师看上去是个十分随和,十分接地气的老师,但实际上其目标与驱动方式和那些普通的中老年教师并没有什么区别。学生适应体制,而非体制适应学生——几十年来的高考政策从未改变。素质教育从2000年后吼到现在,四舍五入就是将近20年。


20年,20届,两代人——唯分数论从始至终都没有变。几十年前坐在纺织厂拥挤的车间里缝纫的女工,与现在坐在写字楼拥挤的办公隔间里的,其实是同一批人。所有人都在朝着同一个目标往上走,想要被裹挟在人群中的同时调头并没有想象得那么容易。


 


 


高二第一学期结束,又要放寒假,又要开家长会。王杰希直接偷了老妈的手机,给班主任请了个假,班主任说其实也没什么要紧的事,主要是带些材料、成绩手册,顺便讲一下期末考,谈谈学习,其它无外乎就是希望同学们能利用好这个寒假查缺补漏什么的。


 


“王杰希啊,要加油啦……”


陈老师把材料夹成一沓递给了王杰希,然后又转身回到了办公桌前。


 


“老师……我……”


王杰希话说了一半,迟迟没有下文。


果然“我想辍学去做职业电竞选手”这种话不是能轻易当着老师的面说出来的。


 


“什么?”


陈老师再次回过了头,看着他。王杰希一时失声,但直觉告诉他,错过了这个机会,再经过一个寒假,失去了当下的这份脑热,有些话他可能永远都说不出口了。


 


“……有个电竞俱乐部找到我,希望我能……成为职业电竞选手。”


王杰希斟酌了一下措辞,换了个班主任应该能听懂的说法,但显然过于巨大的信息量让后者并没有领到他的情。陈老师盯着他数秒,眼睛瞪得把鱼尾纹都撑平了些,然后说了句:哦。


 


“是不是去打游戏学就不能上了?”


王杰希的脖子有些僵,但还是很轻很轻地,点了下头。


 


 “以打游戏为职业啊——你得想清楚了……你还年轻,有很多事情是要深谋远虑的……这件事你父母知道吗?”


王杰希摇了摇头,班主任显然也愣了愣,然后又问——


“那你叔叔知道吗?”


王杰希反应了一秒,才知道班主任在说的是林杰,想必对陈老师来说,她可能更熟悉王杰希的“林杰叔叔”,而不是王杰希的父母。他只好尴尬地点了点头,突然又想起了什么。


 


“老师,这件事希望你暂时不要告诉我父母……我会亲自告诉他们。


陈老师看了他一眼,没有点头没有摇头也没有任何表态,一副不置可否的样子,然后板着脸说:“你的成绩再努力一下考个一本不是问题,而且有竞赛在,运气好的话能考很好的学校。所以我个人不支持。”


 


班主任又转过了椅子,留王杰希一个人站在原地,说话也不是,走也不是。大概过了小半分钟,沉默的僵局才被打破。


“我会再考虑一下的。”


 


 


 


走出学校的时候,天在下雨。 


很多人都说自己有“选择焦虑症”,即使没有这么说的人很多时候也会觉得自己陷入两难。但更多时候,当真的有一个外力帮你做了选择,你马上就会明白自己心之所属的到底是哪一方。那种不情愿,那种难过,那种极力阻止自己打自己脸的纠结是短时间内挣脱不开的。


王杰希包里有伞,但他没撑。


拉杆箱拖在地上,“咯嗒咯嗒咯嗒咯嗒”没完没了地响。


 


那个寒假,王杰希没有去青训营。他整个人都成了失联状态,电话不接,QQ从早到晚都是一片昏暗,只有每天登荣耀才证明了他这个人是活的。站内私信发了,王杰希不回。


所有人都知道王杰希一定是遇上什么事儿了才会这么不正常,倒是王杰希觉得这状态才是再正常不过了。这才是他这个年纪的年轻人应该过得日子——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做作业,偶尔打打游戏,不补课在同学中已经实属不正常。


王杰希本人如此自我欺骗着,连带着王杰希的老妈也分外赞同。这份甜蜜的麻痹被打破,终究还是因为林杰的一个电话。林杰之所以能找到这个号码,也全因为一年多前王杰希在来微草交报名表的时候有填一个他老妈自己都记不住的“家庭电话”。


 


王杰希只是下楼买了瓶酱油的工夫。回来,一开门,见到老妈脸色的那个瞬间,他就知道事情不对了。


 


“微草俱乐部,试训,什么青训营。你倒是背着我干了不少好事儿啊!要是那个姓林的负责人不打电话来问你怎么不去训练营了我还屁都不知道!……怎么?打个游戏打得书都不想读了是不是!”


 


面对母亲的盛怒,王杰希明知道一句“我还没给他们回复”就能让情况变好,但是这样的话,却突然怎么也说不出口,如鲠在喉。


 


“……我就觉得我适合,我也喜欢这个——我喜欢荣耀。”


 


“你适合?我还适合吃饭呢我喜欢吃饭我怎么不拿‘饭桶’当工作呢?——电竞?打游戏?这是个正经行业吗?你能干这个一直干到老?”


 


“不能,但我能养活我自己。”


 


“养活?一分钱都没赚过的小孩子凭什么信誓旦旦跟我说你靠这个就能养活自己。”


王杰希站着,没有说话,以他的立场的确也没有什么能拿来佐证他的论点。他所能做的只是看着母亲气冲冲地走进他的房间,不由分说一阵清零哐啷,收了他的手机,拔了他的网线。


 


“从今天开始,有什么电话都用家里电话打,网也别上了。开学就是分班考,王杰希你现在不努力你长大以后只能给人捡垃圾。”


 


“那我今天就去微草签合同。”


王杰希的母亲转过头,眼中充满了不可置信,她看着已经长得比他高将近一个头的儿子,然后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尽力控制者面部肌肉的少年已经不是他所能轻易控制得住的了。


 


“你是中了什么邪了非要打游戏。我从小到大在你身上投了那么多钱让你读到高中就是为了让你去打游戏?”


 


“高考不是唯一的出路……”


 


“——高考就是唯一的出路!”王杰希的母亲突然向前一跨,斩钉截铁地说道。


 


“你大学毕业,读个正常点的专业,找份稳定点的工作,不行还能再换。你去打游戏,打个十年八年出来你还能做什么?混社会?”


 


“你到底知不知道我们现在住的这套房子就是因为在这个学区里才这么贵的?!要不是你爸十几年前下手快一点这房子现在卖能八位数!要我们没买这套房子你现在大概在廊坊读书!”


 


“打游戏——靠打游戏讨生活的都是些什么人啊?那都是混社会的,没文化的!”


 


“他们不是!”


王杰希的突然爆发,显然让他的母亲愣了愣。于她而言,这个儿子面孔的年轻人突然变得陌生了起来。


他好像一瞬间想起了很多,却又只是近乎脑子一空,脑袋一热。似乎是想起了那个莫名其妙被拉出来吃饭的夜晚,似乎是想起了手机藏在台板里偷偷看着方士谦“首战告捷”的情形,似乎是想起了一年多前自己在路过某个商场时手里被塞的宣传单……还有那个看上去极其憨厚的经理,那个嬉皮笑脸整天给他找麻烦的方士谦,那个总是惯着他把他当半个干儿子的林队长——


 


“……你干什么啊王杰希——离家出走啊?你今天有种跨出这个门一步你就别再回来!”


 


铁门被重重摔上的声音溅了他母亲一脸。王杰希的最后一句话说得很轻,却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出来的。


一切都有些脱离掌控,却好像并不令人意外。


 


真实的噩梦被包裹在光天化日里,严寒刺骨的风为它做了掩护。


 


林杰再次见到王杰希,是在俱乐部的门口。


经理说有个挺眼熟的孩子在门口台阶上坐了仨小时,顺手拍了张照发到了微信群里,这一看可把林杰给吓坏了。


林大队长亲自下去,把他微草未来的希望给接上了楼。王杰希的脸色看上去就不对,他也没问什么,先倒了杯茶给王杰希暖暖手。倒是方士谦嘴快,一见到王杰希就问他眼睛怎么红的,是不是哭过了。林杰叫他死一边去,心底却是知道无论是风吹的还是怎么的,都八成是他那通电话的缘故。


究竟是不是,王杰希没有说,林杰也没有问。


沉默只极其短暂地维持了一会儿就被打破了。


 


王杰希说:我想进微草,我想进战队,我想打职业。


林杰说:好。


 


 


年关将至,所有人都准备收拾收拾回家了。就在这当口,王杰希倒是在俱乐部里住进了自己的宿舍。他在俱乐部里住了三天。林杰问起他今后的打算,也已经是在三天后了。


 


林杰说,高二第二学期的第一次家长会,无论王杰希叫不叫他去,他都要去。


 


王家的这个年,过得极其尴尬。


王杰希甚至一反常态地没有熬到魔术环节亦或是少数民族歌舞大表演那个点,就早早地进房间睡觉了。


年一过,开学就近了。


一眨眼,做梦一样,开学后的第一次家长会又敲定在了老时间——第一周的周四。


 


林杰,班主任,王杰希的妈妈——名副其实的“三方会谈”,却是开出了“三堂会审”的架势。


大人们站在一起谈论着王杰希的人生大事,话题的主角却好像事不关己一般被排除在包围圈外,只能隐隐约约地捕捉到只言片语。


 


“……林先生,王杰希是要考大学的,他在学校里书读得好好的,也不能说辍学就辍学——”


 


“这书王杰希自己想读么?”


 


“呵……大家都是成年人,有很多事情都不是能按照人的喜好来的,林先生你说是不是?”


 


“他现在还年轻,有得选,你们倒是不让他选?非要等到了你们这个年纪了才恍然大悟过来自己十七八岁的时候才是人生巅峰真正有得选的时候?”


 


“林先生我觉得你应该先冷静一点……”


说话这么冲的林杰,饶是王杰希也是没有见过的。之前据理力争的林杰如此争辩完之后,却突然不说话了,他只是从随身的公文包里拿了一叠纸出来。


 


“这是……”


 


“年前就签了。”


 


陈老师和王杰希的母亲盯着那张纸,瞪大了眼睛,突然就不说话了。


 


“现在够冷静了么?”


“自己给自己拿主意不叫一意孤行,那是忠于自己,相信自己。你们这些人反倒是见不得已经拿了身份证的小孩自己拿主意。”


 


“复印件你们留着看,回家拿个框裱起来也没事儿,你儿子一年赚到的钱你没准一辈子都赚不到。休学手续暑假再来办,王杰希我就先带走了。”


 


王杰希看着,只是看着。林杰走的时候手里仿佛牵了根绳子,王杰希跟着就走了。陈老师和他母亲眼睁睁地看着王杰希一步一个脚印离开了他们的视线,到达了她们即使伸出手也抓不到的地方。


 


下楼梯口前,王杰希回头看了一眼。他的母亲从办公室追了出来,但他也只看了一眼就回过了头。


他终究是有自己的路要走。没想到的只是自己折腾了两年半的事情,林杰二十分钟就摆平了。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大人讲利弊,只有孩子讲对错。


 


“你还会回头吗?”


“大概是不会了。”


 


路是他自己冲破的口,林杰帮他开了道,却还是得要他自己走。


 


 


2024年,王杰希十八岁。


夏休结束,第三赛季拉开帷幕,“魔术师”这个名号瞬间就像一股清风一般为整个荣耀,乃至整个电竞圈带来了令人振奋的生机。而与此同时,联盟的影响力也在不断扩大。


 


王杰希——这个第三赛季刚出道就出任队长的新人带给了所有人无与伦比的震撼。


当然时人无法想象的是在今后的近十年里,这个名字将会以怎样的方式在荣耀之原上留下深刻入骨的印记,又会被多少人铭记。也没有人意识到这个少年拉开的,其实是时代的序幕。


 


 


 


林杰退役的时候,王杰希就用当年他抄作业的字,写了一张贺卡给他:


 


日出入安穷?时世不与人同。


故春非我春,夏非我夏,秋非我秋,冬非我冬。


 


泊如四海之池,遍观是邪。谓何?


吾知所乐,独乐六龙,六龙之调,使我心若,何须东风。


 


 


 


 


————终————


 


 


 


————— 碎碎念 —————


其实是一篇极其枯燥的文章。


感谢所有认认真真看到最后的人。


我必须承认这个十分失败,写得十分失败,节奏不对情节也没铺好,可以说是十分玄学了。所以我早晚会把它删掉重头写过的。


不知道这是不是中国青少年比较真相的十八岁,我觉得总是或多或少大同小异吧。


写得是真的不好,但是希望有人能看懂我想写的意思。


(啊……不会被抄表吧。)


 


 


结尾王杰希写给林杰的是汉乐府《郊祀歌》十九曲之九,叫《日出入》,原诗最后一句是“訾黄其何不徕下!”,我给改了,认为更符合我要表达的意思。


下贴译文:



太阳每天早上升起,晚上落下,循环往复没有穷尽的时候。世间的事物在不断发展,而人的生命却很短促,与世间的永恒存在不同。


四季的更迭交替不依靠人的意志为转移,所以春并非我想要的春,夏并非我想象中的夏,秋并非我期盼的秋,冬并非我中意的冬。


宇宙之大好比四海的水一样,没有尽头,而人生短促,好比一个小池。看遍了这些事实,应该怎么办呢?


我了解怎样才能快乐,只有心悦六龙,驾驭六龙,才合我的心意,这又哪里需要借别人的东风。



 




待会儿还会有一篇活泼欢乐一点的,大概晚上十点,算是给大眼的正式生贺吧。把自己写得不好的文章放出来简直跟卖假药一样。但是介于有人鼓动我出来游街示众,那我老铁就斗胆出来掉一波粉。

评论

热度(546)